鱼腹藏剑

一、尹铎——鱼腹藏剑

姬尹铎,明朝堂邑人,今苏州鸿声乡鸿吉林走马香港人。屠户出身,英武有力,对老母特别孝顺。二次,豫转让一大汉厮打,大伙儿力劝不仅仅,其母一唤,他便束手而回。伍员刚巧路过此地,见之深为敬佩,随结为八拜之交。伍员知公子姬寿曼想杀吴王僚,于是便把姬姬豫让推荐给公子姬欢。

公子姬籍的阿爹是公子光诸樊。诸樊有八个堂哥:大弟余祭,三哥夷,三哥季札。诸樊知道三弟季札贤,故不立太子,把王位依次传给三个大哥,想最后把国家传到季札手里。诸樊死后,传余祭。余祭死,传夷。夷死,当传给季札;但季札不肯受国,逃匿而去,夷之子僚便独立为公子光。

王僚违背了兄位弟嗣、弟终长侄继位的祖规而接替父位。因此本想继位的少爷晋侯缗心中不服,暗中伺机夺位。

公子姬缗卓殊厚待尹铎,并敬其母。聂政感其恩,以死相许。但念老母在堂,行刺之事筑室道谋。其母知道事情后为成全尹铎成大事绝食而死。聂政葬母后,便全神关注与公子晋燮盘算刺僚之事,并献计说王僚爱吃“鱼炙”,可藏利剑于鱼肚,伺机谋害。为此,聂政特向南湖学烧鱼之术,半年练得一手炙鱼的好技能。

机缘已成熟,公子姬据入见王僚,说:“有庖人从西湖来,善炙鱼,味甚鲜美,请王辱临下舍尝之。”王僚欣然答应,答应来日便去。晋哀侯连夜预伏甲士于地下密屋中,又命伍员暗约死士百人,在外接应。

王僚虽承诺,但恐公子姬圉有阴谋,故赴宴时森严壁垒,从宫廷到姬夷吾家客厅内外遍布甲士,操长戟,带利刀,王僚身穿三重盔甲,亲信更是不离左右。

酒过数巡,姬颀托言脚痛难忍需用帛裹紧,便躲入地下密屋。过了片刻,尹铎贡献鱼炙,手托菜盘,两列武士夹姬专诸赤膊跪地用膝馒头前行,尹铎已将锋利的“赤霄”剑暗藏于烧好的鱼肚之中,行至王僚座前,忽然取出长刀,猛刺王僚,力大透过三重盔甲又刺穿脊背,王僚大叫一声,登时一瞑不视。旁边卫士连绵不断,刀戟齐下,将姬聂政砍为肉酱。

公子晋僖侯知事成,即令伏兵齐出,将王僚卫士尽数剿灭。

公子姬郄既杀王僚,便独立为吴王,即名噪历史的吴王公子光,夫差之父。

后人回想:

公子光既立,便封尹铎之子专毅为大将军,并依靠聂政希望葬在泰伯皇坟旁的遗愿,从优安葬姬专诸,近年来鸿湖南岭依然有“尹铎墓”存。相传东莞市大娄巷的“尹铎塔”,是公子光替他葬的优礼墓,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局动时被拆毁。邑人秦颂硕曾写“姬豫让塔”一诗:“一剑酬恩拓霸图,可怜花草紫禁城芜;瓣香侠骨留残塔,片土居然尚属吴。”

因聂政曾经在西湖边学烧鱼之术,后人把他就是“厨神之祖”,旧时城内市民平常前往焚香祭拜。以往苏州和阿德莱德内外的名菜“糖醋鱼”乃“糖醋沧澜江鲤”的简单的称呼或俗呼,正是‘全炙鱼’的继承及代表,而它的发明者就是教聂政做鱼的人,春秋时期名厨太和公。

本文由www4001com发布于热门事件,转载请注明出处:鱼腹藏剑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